快乐“六一” 快乐童年
C2 校长/老师来做客 上一版 下一版

《山东教育周刊》励志启智,开阔视野,净化心灵,陶冶情操,参与互动,集新闻性、知识性、趣味性、互动性为一体,是小学生成长的良师益友、参与互动的平台、沟通老师家长的纽带。

国内统一刊号:CN32—0019
编辑部地址:山东省山东市珠路18号新中心B座53室
 

第18期  总第18期  2012年06月28日  星期四
返回首页
作者 内容  上一期  当前第18期  下一期
快乐“六一” 快乐童年
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2012-06-28 10:42:26

       大家好!我是济南章丘市汇泉小学五年级(6)班的牛晓谦。今天我的采访对象是坐在我前边的郑怀翠老师

      牛晓谦: 郑老师您好,我是五年级(6)班的小记者牛晓谦,想跟您交流一下关于“六一”儿童节的话题,您方便接受采访吗?
      郑老师: 方便啊。
      牛晓谦: 我知道您出生于六十年代,那个年代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呢?
      郑老师: 那是一个“玩具不多,但游戏丰富”的年代,弹玻璃球、跳格子、跳皮筋、推铁环、跳长绳、跳短绳、扔沙包等等,都是我们学习之余的最爱,整天乐此不疲。而“六一”儿童节,也是我们最盼望的。庆祝活动每年有所不同:有时是组织文艺演出,有时是看电影,有时是用一上午进行游戏比赛。 “运气”好时,家长还给买点小礼物——一包糖精,那也是唯一的“奢侈品”,放几粒在水里就会很甜,再放上点醋,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饮料。但每年也有相同的地方,那就是入队仪式。
      牛晓谦: 入队的时候,您一定很开心吧!
      郑老师: 是的,那时候班里有四十多个同学,每个学期只有两个人能加入,也就是说品学兼优的孩子优先。所以能加入少先队员是很光荣的事。我记得入队的那一天,心里特别激动。教室里挂着队旗,班主任老师戴着红领巾,并且亲手把一条新红领巾戴在我的脖子上,然后领着宣誓。举起拳头宣誓的那一刻,真的感觉到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,直到现在想起来,还心潮澎湃呢。
      牛晓谦: 原来老师入队的心情和我们是一样的啊!
       郑老师: 当然啊!我们也是从你们那个年龄经历过来的。小时候的儿童节里,最快乐的事就是能得到一本书。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父母供我们姐妹读书已很不容易了,没有多余的钱买“闲书”,但每到“六一”的时候,母亲就会给我们姐妹三毛钱,这样我就能买一本自己渴望已久的画书,简直比过年还高兴呢!记得有一次我用两角七分买了本《枫树湾》连环画,同学借去看,不小心弄丢了,为此我难过了好多天,还非要人家赔我。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可笑。但直到现在,我对书还是情有独钟。
       牛晓谦: 对比老师的童年,我们现在太幸福了!
       郑老师: 是的。你们是一群幸福的孩子。以前我对“六一”的最大感受就是期盼。因为在这一天,我有可能实现自己的愿望。一包糖精,一件新背心,一本画书,一个手工玩具,一两节课 的游戏时间……这些都是我所憧憬的。所以,我和小伙伴们一年里最盼望的就是两个节日,一个是春节,另一个就是儿童节了。
       牛晓谦: 原来儿童节不仅对于我们很重要,对于老师您也是很重要的!
       郑老师: 这是肯定的。童年在人的一生中非常短暂,但有时候却起着相当关键的作用。入队那一刻的画面,现在还深深定格在我的脑海中,它带给我的不仅仅是一条红领巾,更让我感受到了努力的力量,同时也让我感受到了成功的快乐。所以,同学们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段无忧无虑的时光,没有顾虑地学习,没有负担地玩耍,没有担忧地尽情憧憬未来。
       牛晓谦:老师说得对!我们一定会好好努力。谢谢郑老师接受我的采访,与我们分享您的快乐童年、快乐儿童节。

       大家好!我是潍坊寿光市侯镇中心小学六年级(3)班的李天昊。今天我的采访对象是坐在我前边的李秀婷老师。

      李天昊: “六一”儿童节刚刚过去,学校里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,看到这些活动有没有勾起您的回忆呢?您记忆中的童年是怎样的?
      李老师: 我们小时候的“六一”儿童节和你们一样非常的快乐。不过那时候可没有现在条件好,比如说,家长不会专门从单位请假带我们逛公园,也没有零花钱,没有肯德基,没有新衣服,而且我们小时候因为学生少,一个班里有两个年级的孩子,很热闹,“六一”快到的时候,大家会想很多的方法来庆祝这个节日。
      李天昊: 可以跟我们讲讲是怎样庆祝这个节日的吗?
      李老师: 形式丰富多彩。印象深刻的还是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,我在台上唱了一首歌,叫《小鸟在前面带路》,现在我还记得唱呢!“小鸟在前面带路,风啊吹向我们 ,我们像春天一样,来到花园里来到草地上,鲜艳的红领巾,美丽的衣裳,像许多花儿开放,跳啊跳啊跳啊,跳啊跳啊……”
      李天昊: 我上台表演会特别紧张,您表演的时候紧张吗?
      李老师: 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,虽然台下很多人都在看着我,可是我一点儿也不紧张,或许是因为那时候年龄小,也不知道紧张是怎么回事。
      李天昊: 老师真厉害!
      李老师: 其实以前就是贪玩,学校举行这些活动,正好是玩的大好机会。记得“六一”前,学校就已经开始筹备巡街方块队的表演了,每天下午抽出一两节课表演训练,有的同学手捧大红花,有的举着小彩旗,还有的挥动着彩圈,这些道具都是我们亲手做的,所有的女孩子都希望分到的是彩圈,因为摆动起来漂亮极了。还有的同学幸运地选入了仪仗队,别提多高兴了,我们都非常羡慕。
      李天昊: 自己亲手做,那真是了不起!那你们也和现在一样有统一的服装吗?
      李老师: 没有,但我们同样能“盛装”出行。那时候服装都是家长准备的,学校统一好颜色,统一好式样。还记得学校里要求女孩子全部穿裙子,但那时候家里条件不那么好,就让家长去借,记得小时候在“六一”时的温度比现在要冷很多,单穿裙子很冷,我们就把长裤穿在里面,再把裤腿卷起来,藏在裙子里,一早就跑到老师那儿去化妆。
      李天昊: 那您小时候一定打扮得很漂亮吧!
      李老师: 现在想想,其实并不漂亮,因为裙子是借来的,不合身,皱皱巴巴。老师给化的妆也是千篇一律,很马虎。女孩儿都是红脸蛋,男孩子全是“大刀眉”,因为抹了红嘴唇,所以大家都小心地把嘴张着,不敢吃早点,担心“吃”掉了口红。化完妆的同学都美滋滋地互相取笑,虽然大家都“半斤八两”,心里却满是骄傲,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曾经“露脸”过。
      李天昊: 您的爸爸妈妈一定很开心吧?
      李老师: 是的,觉得能看到自己闺女的表演,很自豪。“六一”那天热闹非凡,同学们在那演,好多大人围观。不像现在,家长们都很忙,参与进来的很少。
      李天昊: 我知道您很爱书法、绘画,如果把童年画成画,您会画什么?
      李老师: 也许会画我和哥哥在自家院落里种的那些花花草草,野外摇摆闪烁的芦苇丛,淡雅高贵的山菊花,灵动、旷达、恬静淡远的自然空间,亲切灵动气息的乡土。太多太多了,我从小到大涂鸦,忘记自己当时画了些什么,但好像画的就是梦!
      李天昊: 虽然我不太懂您的梦中有什么,但我想它一定是快乐的!今天非常谢谢老师耐心的接受我的采访,希望您以后也一直这样快乐、开心!
      李老师: 谢谢!

发表评论
评论标题:
评论内容:
(500字符)
验证码: 看不清楚,请点击我
    
本网站所有内容属《山东青年报·学生周刊》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
编辑部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长江路88号53室
ICP备案编号:苏ICP备05076602号